靜靜搞東搞西...
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連載] 盼曙 - 關於門鎖跟前輩的那檔事

故事時間是發生在4年前(阿克塔目前是31歲 木槿24歲)
這是關於盼曙城中隸屬於外交部(部長為梅西)的特殊派遣部隊的故事


-電梯-
01-實習工作
02-門鎖
03-手槍
04-鎖匠
05-沉澱心靈
06-小孩


出場人物


木槿 - 20歲
捲毛豬獸人 / 性別女 / 單身
個性很淡然,很喜歡用哦來句點別人的冷場王。

有一個死黨叫雀宇,兩人在在學期間因為體育好互相競爭而結識,
加上兩人都很白目,所以感受不到對方很白目這點。

加入派遣隊的原因是因為雀宇叫木槿來陪他

培訓階段是由 源荷 副隊長(剛好在城內)負責
實習階段木槿則是抽到了阿克塔,雖然聽聞這位前輩某方面過於開放,
但對此並沒有什麼感想,只要不麻煩到她讓她順利合格就好。


阿克塔 - 27歲

熊族獸人(隔代混血) / 性別男 / 已婚
個性非常好,基本上都笑嘻嘻的人
炮友數量眾多,什麼玩法都玩過的泛性戀者

只是避免麻煩絕對不會跟同事上床而已。

19歲入城,20歲就結婚了,目前妻女皆住在盼曙城內,
他每個月只要任務許可就會回去一次。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01-實習工作
跟阿克塔前輩住了一個多禮拜後,前輩讓我開始獨自做做看巡邏的工作,而前輩則是去盼曙的大使館待命,
說是等到有事件時,會再帶我過去看看怎麼應變處理。

身為隸屬外交部底下的直屬派遣隊員,我們某方面來說應該算是大使館的駐紮人員之一,
縱使我們之前受訓都是在盼曙的正規軍中……跟外交部人員還是挺不同的。

通常配備是兩個外交部人員配一個派遣隊員,若是部落那類危險級別較高的,就只會有一到兩名派遣隊人員到場協助。
我則是因為實習的緣故,這三個月都會留在這座跟盼曙有友邦的城市,
等到阿克塔前輩幫我簽署實習合格證書,我就能獨自出派遣任務領全額薪水了。

只是這幾天下來,我覺得與其說是派遣人員,不如說是派遣巡邏警員?

據前輩所說,我們是負責處理危險層級較高,與獸人人民有關的糾紛。
有時我會不知道是該祈禱能夠遇到糾紛,然後看前輩怎麼處理,還是該祈禱不要發生壞事比較好。

加上因為我是新人,所以前輩交代的巡邏位置都是在特定地點兜兜轉轉,像是那些平常認為容易發生事故的小巷弄或是人潮死角之類,看見有可疑人員逗留就可以直接上前詢問~勸導~是一項有點無聊的工作,真的無聊透頂。

說真的如果我是混混,怎麼可能會逗留在三不五時就有外派員警巡邏的地方……太蠢了。

外派可是會比正職狠多了啊。
而且其他前輩也提醒過,獸人力氣大,因此很難拿捏怎麼樣的力道才不會打死普通人類,
所以直接用力往人類四肢連結處打到脫臼是最快,也能保住對方性命,打的力道越集中越乾脆,骨頭越能漂亮接回去。

只要好好去上網查查盼曙派遣人員的勸導手段,我要是 真的是 小混混 的話……從一開始宣布兩城建交的時候,
就會乾脆的放棄當小混混哦。

而這幾天的確這些公認的治安死角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出沒,看起來大家對這點都很有共識。


前輩說巡邏固定時間就能休息一段時間。
當時間一到,我就會繞回住處一趟,沖個澡或是換件衣服,不然汗臭跟腳底的痠痛感就會讓我有點受不了,
用人類的身體行動真是麻煩又耗體力,還要穿著不透氣的衣服跟內衣……但前輩又嚴肅的警告我在城外不能變回獸型態。




「木槿,你是熊那類的話我就算了,但你是捲毛豬啊!穿著制服跟頸圈都會被當成寵物豬抱走的啊!你想被殺來做烤全豬嗎?!」


「欸……?」雖然我想反駁沒這麼誇張吧,好歹是友邦城市欸……但阿克塔前輩貌似沒有要讓我接話的樣子繼續一臉驚恐的說著。

「你想讓我寫長達十年的懺悔報告去解釋為什麼帶的後輩變成快餐店的套餐嗎?

所以我跟你說絕對不行!你在住處想變回去可以,出去絕對要變成人的樣子哦!」

「哦……哦哦?!」


被前輩這樣警告,而且舉例還露骨到讓人懷疑是不是曾有這種情況發生過,我只好放棄變成原本樣子巡邏的想法了。
兔毛
跟有問題的人一起,自己也可能變得付出太多而有另一種問題

潛水太久會被凍>被刪
不想被凍 >> 可回復 / 替別人帖子評分
只在自己的帖子活動者,一率不列入活躍範圍。

若有連結失效 / 圖片失效帖子請聯絡各版主/管理員或自行刪除。
-02-門鎖

不過在最近巡邏回來時,有件事讓我比較困擾,就是常常大門沒鎖,有時候更誇張點是連關都沒關。

「怎麼回事……?」

但明明早上出門的時候我有鎖門,前輩平時比我早出門,怎麼會這個時間點沒鎖?
難道前輩特地從大使館搭車回來休息?

加上往往我檢查後,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讓人在意的事。
鎖沒被強硬撬開的痕跡,也沒有東西被偷(我的),房子各處也沒有陌生人的氣味……

應該是前輩回來忘記鎖吧?

不過因為當晚上巡邏回來,我大多吃完飯就犯睏了,所以一直忘記適時跟前輩提起這件事。
直到開始有了第三次、第四次,我覺得這樣的狀況也太多了,還有遭小偷的風險,我就在吃晚飯時跟阿克塔前輩提了。

「前輩,請你回來休息出門的時候要鎖門好不好,就算你不怕偷,也該考慮我也住在這吧!」
我用抗議的語氣對阿克塔說。

「嗯?什麼??」只見阿克塔露出不知道我在說什麼的表情看向我,一邊把熱好的湯放到桌上。

「我回來的時候發現門沒鎖!除了前輩能夠臨時回來外也沒別人了吧?」

「臨時回來?我工作時間是不會臨時回來的哦~不會是妹妹你自己忘記鎖忘記了吧?」

「不可能,我每次都有鎖。」我很篤定的說。

「等等……該不會,真遭小偷了吧?」阿克塔前輩緊張的看向房間門。

「那這偷的次數也太多了……而且……」

「……………很多次嗎?!」

「…嗯。」我點點頭,看前輩的反應的確不可能是他忘記鎖。

「我的天啊?木槿你也太粗神經了吧!我去找找我有沒有東西有少!

下次有這種事,第一時間就要跟我說啊!」阿克塔說完就迅速的往房間跑去。

我只能像個犯錯的小孩一樣,呆坐在原地等阿克塔前輩出來發話。
是小偷嗎……可是沒有聞到其他人的味道是為什麼……

「財物我這邊沒有少,木槿你那邊呢?」前輩走了出來,鬆了一口氣說。

「我這邊都沒事……』

「好吧,因為沒被偷你才沒警覺,但就怕是來勘查地形有什麼其他目的,明天我就去聯絡鎖匠,
晚上我會先回來幫你開門,再給你新打好的鑰匙。」阿克塔聳聳肩,不過說完又若有所思的樣子看了眼他自己的房間。


「好……」

「下次記得要先問我,打個電話還是傳個訊息先給我看也行。

絕對不可以不說,知道嗎?

你比我常回來,你要知道你有可能回來遇到歹徒的!」

「…知道了」我只能拼命的點點頭。
兔毛
跟有問題的人一起,自己也可能變得付出太多而有另一種問題

潛水太久會被凍>被刪
不想被凍 >> 可回復 / 替別人帖子評分
只在自己的帖子活動者,一率不列入活躍範圍。

若有連結失效 / 圖片失效帖子請聯絡各版主/管理員或自行刪除。
-03-手槍

隔天,阿克塔前輩打算要請半天假留在住處處理鎖的事,
可是突然一通電話打來,好像有什麼緊急的事情要找前輩。


「抱歉,木槿,那邊事情一定要我過去處理,你今天就不要巡邏了,還有你跟我過來我交代給你東西。」
前輩說完就招招手,往他自己的房間走去。


「……哦哦…事情是大使館那邊?」

「對,雖然原本應該也帶你過去實習的,但今天還是我去就好了。」

我點點頭雖然內心覺得十分可惜。

進到房間裡頭,阿克塔前輩的房間比我想像的乾淨,而且東西超級少,
的確很有為了工作隨時搬家做準備的感覺。


只見前輩走到房間角落,把手臂往上舉高就簡簡單單扳開了天花板的板子,
然後往天花板內側一摸就摸出了一把手槍。


「哇……」
我頓時眼睛發亮,我第一次碰槍是訓練的時候,可是那時射擊練習完就回收了,根本就不給時間細看。

更別說槍在盼曙是違禁品,好不容易通過訓練後,
我原本以為能夠在出差的時候申請真槍來用,但詢問後才知道只給麻醉槍……


前輩把手槍放到我手裡。

手槍的重量比我想像的輕,但我還是因為激動而手微微顫抖。

「危險的時候用,訓練的時候有教你怎麼用嗎?雖然型號不一樣,但其實大同小異。」

「知道……拉保險……再……」

「好好好好,不要真的做,現在上膛了誤發怎麼辦!

裡頭有三發子彈。」阿克塔看我呆呆的要拉開保險,連忙把我的手拉開。

「哦哦……好。」我把槍戰戰兢兢的放到口袋裡。

此時前輩看我的眼神好像又多了一份擔憂。

哦,我真是徹底被當成小朋友了,這可不行!

「好了時間差不多,麻煩你顧家了。我回家時會先給你寄簡訊,說我到門口了,如果沒有就不是我,知道嗎?這次情況有點怪怪的,要記住我的提醒知道嗎?」

「好……對了,前輩,我去找鎖匠來也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那木槿你就自己到時候看要不要找鎖匠吧。

在這裡換鎖其實有點貴,需要多少錢就去我房間抽屜的夾板裡面拿。」
阿克塔前輩指了指抽屜後,就推著我出房間,一邊說著“那我出門了,你注意安全!”一邊到玄關穿上靴子。

阿克塔前輩一出去,我就上網滑了滑幾間比較近的鎖匠在哪,然後摸了摸那把手槍。

「待會叫鎖匠來,哦……手槍還是藏好比較好……」我看著自己插著手槍的短褲口袋,因為口袋太淺了,
簡直就像是小說裡頭的西部牛仔,一半露出來,感覺都可以跟人發起抽槍對決了……


穿了件外套把手槍放進內襯口袋後,我就找了間鎖匠的電話打了過去。

「你好,這裡是安心鎖匠,有什麼可以為你服務的嗎?」

「哦…我要換鎖還要兩把鑰匙,我這邊地址是驊銘街27弄……」

通完電話後,我就發了封簡訊給前輩,前輩也很快就回了“知道啦~麻煩你啦~”的回覆過來。
兔毛
跟有問題的人一起,自己也可能變得付出太多而有另一種問題

潛水太久會被凍>被刪
不想被凍 >> 可回復 / 替別人帖子評分
只在自己的帖子活動者,一率不列入活躍範圍。

若有連結失效 / 圖片失效帖子請聯絡各版主/管理員或自行刪除。
-04-鎖匠

離鎖匠來還有一段時間,我先去蒸點東西當午餐吃好了,前輩都會在冰箱裡面留點菜。

雖然剛吃完早餐沒多久,但餓著肚子可不能作戰啊。

一邊想著我一邊打開冰箱拿出保鮮盒,然後把裡頭的菜倒出來跟飯一起放到電鍋裡面保溫。

在按下電鍋開關時,屋外傳來的腳步聲引起我的注意,步伐跟阿克塔前輩明顯不一樣,可是聞不出有什麼陌生味道,反而有股阿克塔前輩的氣味。

但前輩沒有再傳訊息過來,所以不可能是阿克塔前輩回來。

我緩緩走向傳出腳步聲的大門,從信件口那看出去,理所當然的不可能看到還有人留在門外。

對方應該在看到裡頭有燈的時候就離開了。

「叮咚」在我視線離開信件口後,就有人按了門鈴。

此時門外也傳來喊聲。

「我是安心鎖匠派來為您服務的,請問剛剛打來的木槿小姐在家嗎?」

哦,鎖匠來了。

「嗯,是我。進來吧。」我打開大門對門外的鎖匠說,對方滿臉笑容的開始詢問要換什麼樣的鎖並且拿出門鎖目錄給我。

這點倒是忘記問阿克塔前輩了,不過前輩說很貴是真的,一個門鎖3萬元起跳,我實習的薪水一個月只有2萬5曙幣,轉成這裡的幣值也要付上三分之二的薪水出去吧。

而且這戶還被盯上了,總覺得換太便宜的鎖說不定三兩下也會被打開。

「請問您考慮的怎麼樣了呢?」

「哦…………等會。」
我打開手機想說拍照叫阿克塔前輩選,如果他有空開手機的話。

而且我也拿不出那麼多現金付,肯定要動用到他抽屜的錢。

鎖匠就一直滿臉燦笑的站在門口等我挑,頓時讓我有點不好意思,還是先請他進來坐著好了。

「啊……你先進來坐吧。可能要點時間。」我默默看著已經被已讀的訊息。

「請問需要為您推薦或是介紹裡頭的產品嗎?」鎖匠坐到椅子上,然後手指向商品目錄詢問我。

「哦……」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在鎖匠把手靠近商品目錄的時候,因為離我的距離比較近,我好像聞到一點點熟悉的氣味。

嗯………是因為他剛剛摸到門把手的緣故嗎?

但他身上還是以其他味道為主,而且還有很濃的味道,走進來後走廊都殘留著那味道,很難形容是什麼,不算臭、也稱不上香,是人類喜歡用的香水什麼的?

只是在他開口介紹前,前輩就回了訊息,我就叫他先等等了。
-阿克塔
這把怎麼樣,應該不是那麼容易被撬開的類型

-木槿
哦,那就用這個。

-阿克塔
好,那注意安全晚點我會帶晚餐回去。

-木槿
哦。
「就選這個了。」我指著阿克塔前輩選的門把說。

「這個產品目前缺貨耶……不好意思,因為太熱門了,我目前推薦同樣款式的這款鎖頭,價格不僅更低僅僅只有外觀上的差異,非常實惠~」

「欸……哦。」既然沒有也沒辦法,如果是同款應該也沒差。

「而且最近我們有促銷活動,除了大門鎖外,也免費幫忙換室內的門把鎖,請問你有沒有想要換室內的門把鎖呢?」

「是哦。」

室內有必要換嗎?但之前大門都開開的,平時房門也沒鎖過,阿克塔前輩的房間我是不知道啦……

「這張傳單您可以拿去參考看看。」

我接過他的傳單,傳單上斗大的字寫著破盤價跟優惠活動,是有老客戶換鎖可以多換一把的活動,跟保固期是1年。

「但我們不是老客戶欸,我第一次叫鎖匠。雖然我不知道前輩是不是。」

「沒問題~沒問題~阿克塔先生平時都會巡邏維護我們的安全,這也是一點報答呀~」

「………。」

「木槿小姐,如果您同意就是這把鎖了,我就開始工作囉。」

「嗯,那我去給你倒茶吧。你可以先從室內的開始,你要不先從我房間開始吧。」木槿指了指她房間的門。

得到回應的鎖匠點點頭,然後便拿出工具跟預備的鎖頭。
木槿去廚房倒了一杯麥茶,然後悄悄的走到鎖匠身後。
「你從進來開始就沒有喝東西,喝吧。」

「沒關係,我不會渴的,謝謝你的好意。」

「不,你還是喝一下比較好。」

「順道我有事要問你,鎖匠。」

木槿把一隻手搭在了鎖匠的肩上。
兔毛
跟有問題的人一起,自己也可能變得付出太多而有另一種問題

潛水太久會被凍>被刪
不想被凍 >> 可回復 / 替別人帖子評分
只在自己的帖子活動者,一率不列入活躍範圍。

若有連結失效 / 圖片失效帖子請聯絡各版主/管理員或自行刪除。
-05-沉澱心靈

「阿克塔!你終於來了,看到你居然用簡訊臨時請假我都以為你不來了!剛剛我們都快忙死了!」
一位頂著老鼠頭穿著盼曙大使服的人跑了出來,

「嗨,杰恩~看到我這麼高興呀~你都打來了我怎麼能不來呢~帶我去現場吧。
我今天有點事,要處理快點。」阿克塔看了眼大使館牆上的時鐘。

「如果這麼好處理就好啦!現場警察都跟他僵持一小時了。」

「哦~這麼持久啊,哈哈哈。」
阿克塔笑眯眯的說,但杰恩倒是對這個說法有點感冒,乾咳了兩聲。

「總之這些拿著先過去吧。」
杰恩拿出了麻醉槍跟子彈盒。


「喔~」
阿克塔接下後馬上就把槍跟子彈放進大衣裡面掛著。

車內

「這麻醉槍劑量射的倒嗎?」
阿克塔拿出子彈盒數了數,總共就三發,這裡兩發槍裡一發。


子彈裡面有著稀釋的麻藥液體。

「不確定,但一發劑量正常來說可以射倒一隻獅子。」

「但對象是大象吧?」

「他好歹是獸人啦,也沒徹底變成大象的樣子啦!」

「我沒用過這把槍,射程多少?」
平時阿克塔都是拿自己的槍出任務的,尤其愛好小型火箭炮那類。


但因為這次被分配的地點比較安逸,就沒有自備的必要。

「有效距離是1公里。」
「那個抱瓦斯的,照片有嗎?」
「給你。」杰恩從衣服裡面拿出照片遞給阿克塔。
「摀!」
只是在兩人手稍微碰到的時候,杰恩突然動作很大的縮了回去。


「嗯?我又不會把你吃了,怕什麼?」
阿克塔看著對方的反應笑笑的回,只不過是拿照片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他的手而已,反應突然那麼大?


「額額額……好,你看照片吧,剛才是我失禮了。」
杰恩有些尷尬的道完歉就回過頭專心開車了,而且是專心的過頭,導致阿克塔之後叫他都沒反應。



據杰恩電話裡面說的,這次的是原本就有小問題的家庭糾紛,是原盼曙的住戶,因故搬了出來。也因為這問題家庭還生了一個小孩,每半年盼曙都會找到這孩子詢問意見做追蹤,今年是第二年。

主要是問這小孩,想不想回盼曙念書,日子過的開心嗎?

結果過程發生衝突,另一名人員正在送昏倒那個去醫院。
杰恩則是氣沖沖的打電話找我說怎麼沒來上班支援現場,盼曙人手不夠,目前是由城鎮原本的警察看著那地方。

「第二年~出事出的真快。」
阿克塔看著手中那張抱著瓦斯桶又抓著小孩的象族男子,不禁感到可憐又可笑。
原本看起來就一副窩囊神經質樣了,大概是發現不管搬到哪都會被找到,就受不了了吧。

雖然我也很討厭被監視的感覺,但抓著小孩要脅嘛~我是不欣賞啦。

「阿克塔,到了,那就麻煩你妥善處理了。」杰恩目光有些游離,都不是對焦看著阿克塔的臉在說話的。

就算我再怎麼高視線位置也太奇怪了吧。

「嗯~包在我身上。還有杰恩你到底怎麼回事,突然連看著我都這麼緊張?」

「沒……沒事。我只是需要沉澱一下心情而已。」

「沉澱心情~~什麼事啊?該不會你突然愛上我了?」阿克塔笑嘻嘻的問,一臉看好戲的模樣,讓杰恩有些無語。

「這點就沒可能了,你快去吧。」

「哦~那到時候約在現場見囉。」阿克塔揮揮手就走了,留下杰恩站在車邊。

在阿克塔走了不久之後,杰恩低頭靠在了車邊碎碎念。

「果然不該聽同事說的手賤搜尋他的A片,可惡啊啊啊!!

為什麼要這時候想起畫面哦哦哦,不知道要怎麼面對真人了,哇啊啊!!!」杰恩以這種陰沉的模樣呢喃了好幾分鐘才冷靜下來。

「沒事的,不去想就好了!我待會還等趕去現場啊!」杰恩下定決心拍拍自己的胸脯說,只是內心不禁好奇起來其他派遣隊員有沒有拍過……以前他曾見過的那個派遣隊隊長……

「啊啊啊!不行,這種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失禮想像!」杰恩抱頭懊惱著,看來離他沉澱心靈到現場還需要一段時間。
兔毛
跟有問題的人一起,自己也可能變得付出太多而有另一種問題

潛水太久會被凍>被刪
不想被凍 >> 可回復 / 替別人帖子評分
只在自己的帖子活動者,一率不列入活躍範圍。

若有連結失效 / 圖片失效帖子請聯絡各版主/管理員或自行刪除。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