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Board logo

標題: [棄稿] 塔羅牌,海盜船,花神之靈。 [打印本頁]

作者: 33448651    時間: 2016-2-2 16:06     標題: 塔羅牌,海盜船,花神之靈。

楔子 -


一群花神之靈,趁著喚醒花神前的最後前夕,

一同相約出遊,他們來到了破舊的塔羅牌店前

看見了曾經繁華的塔羅牌店舖的衰落

身為花神的心靈碎片,他們會決定如何幫助夜蓮蓮呢?



不過這規定是短篇耶,我一個章節沒爆到2000都覺得不爽,實在是,寫出病了www明明官方的情節這麼單薄我怎麼可以寫這麼多阿!!



作者: 33448651    時間: 2016-2-2 16:06     標題: 第一章-

在遠古花神殿的大廣場裡,花神之靈們圍著圈,
正在開會討論著今天聚在一起要來做些什麼。

畢竟現在花神之靈加上年就已經齊全了,不久後他們可能就全都要回歸花神的懷抱了,
既然像現在可以各別存在相聚的時間已經不多,多留些回憶也是好的。




梵天清了清嗓,揮了揮手裡的魔法棒,對著其他花神之靈開口道。

『好不容易來到拉貝爾大陸,我們要不要去算算塔羅牌?現在好像就這個還沒碰過,
而且接下來幾乎都是“年大大”在忙的事情,我們也閒的沒事幹呢。』

梵天是第一位現身的花神之靈,有著如同兔子一般的造型,以及非常讓人畏懼的笑容著稱
他在花神之靈中就像個大前輩一樣,所以他在花神之靈裡一直都是很有發話權的帶頭人,
由他來主持花神之靈的外出活動是最為正常不過的了,不過最近的風頭全被年給搶光,
導致梵天提到年時感覺有些酸溜溜的。


『好啊好啊,可是塔羅牌的那裡好黑…那裡的花精靈長的有點兇…
唉唷,不要捏我啦!梵天!嗚嗚...』
一向膽小的五月越說越小聲,直到最後被梵天捏住臉頰音量才又大了起來。


『嘻嘻,我是覺得不錯啦,那裡的氛圍多麗斯應該也很喜歡~』
桃喜一邊拗著手中的箭邊回答,臉上跟平時一樣帶著有點賤賤的笑臉,不知道又在想些什麼。

『桃喜,這次是我們花神之靈的出外之旅,沒有花仙同行!而且小吃貨那怕生的。』
梵天依然捏著五月臉頰不放,即使五月因疼痛而哭的稀里嘩啦,
他還是無視著這一切一邊嘴上淡定的回答桃喜。

『我說,你可以放開五月了吧,多可憐,而且這樣待會喬羅被吵醒爆發,咱們就慘了。』
桃喜看著前方這幕大人欺負小孩的畫面說,順便餘光瞄了一眼還在睡覺的喬羅,
也不知道喬羅是來做什麼的,他除了中秋話劇那次外,幾乎聚會都在打瞌睡,
也沒有發表什麼意見,他一旁的弟弟弗雷德也是,還是那麼不好親近的樣子。

『好吧,好吧。我也不想額外生事。』
梵天看了眼喬羅便擺擺手,放開了捏住五月臉頰的手,五月在獲得自由後,
馬上就開心的往桃喜那裡邊哭邊蹦搭過去,準備撲上去給桃喜個大大的擁抱。

『桃喜嗚嗚…鞋邪尼~~』五月用著滿口鼻音對桃喜表達感激之情
桃喜沒怎麼注意眼前的情況繼續把玩手中的箭,而五月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根本沒看見桃喜手中有東西,就這樣桃喜剛還在拗著的箭就這麼被五月給撞飛了出去
,箭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
不偏不倚的插上了喬羅正在打瞌睡的腦袋上。

『噢,慘。』桃喜小聲的驚嘆道。


梵天笑咪咪的開始往後退,五月意識到後則啜泣的更加厲害,
桃喜知道自己的箭插到對方頭上大概也逃不掉了,額外冷靜的看著喬羅,
一旁的弗倫德雲淡風輕的喝著茶一邊用“你死定了,我救不了你”的眼神望著桃喜,
而玫杜莎從頭到尾都在嗑手裡的特大號開心果,完全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所以還待在原地嗑開心果,龍雀此時已經退到了桃緣鄉外,
稻荷邊喝著果汁邊拉著露緹娜往旁邊避難,然後小吃貨他…唉,小吃貨呢?

在角落,有一盆蟹爪蘭的盆栽隨風搖曳著。



真是高招啊,小吃貨。




但是過了好幾分鐘,喬羅依然是沉睡的樣子,沒有任何要起來暴怒的跡象,
眾人開始慢慢的放鬆警戒,緩緩靠近。

『呃,看來是沒事了。』梵天稍微靠近了點看著喬羅說。

『嗯哼,弗雷德,你看一下你哥有沒有問題吧?如果是把他戳死了就糟糕了。』桃喜說。

『誰的箭戳上來的自己確認。而且我不想碰他,他剛剛不知道去哪睡覺,
髒的要死,如果死了還會有屍臭,那味道很難洗掉。』弗雷德冷冷的說。

桃喜此時用著格外同情的眼神看向不知生死的喬羅。

『那個,小爺我想建議一下,是不是該有個人把龍雀叫回來?
她再退下去就要退到綠灌木叢了。』稻荷出了聲提醒。

『啊,箭插上去了!』一旁的露緹娜則是到現在才開始有反應。
稻荷轉頭苦笑的看著她,溫柔的拍拍她的頭。

『龍雀那姑娘到底是多怕那兩兄弟…小吃貨你有空,去叫一下吧。』
梵天聽見稻荷說的話皺了皺眉頭說。


『走開啦,腹黑男。』小吃貨現在還是蟹爪蘭模式。


『呵呵,你說什麼?噢,待會用你的花瓣跟葉子占卜一下要去哪裡如何?好主意對吧?』
梵天邊說邊瞇起了眼睛直勾勾的衝著那盆蟹抓蘭笑。

『啊啊啊啊啊,對不起!!我去,我去,我去!』瞬間蟹爪蘭咻的一聲沿路灑土的衝了出去。

『你好歹也變回人形吧。』梵天看著沿路的土塊說。

『哎呀,人一下就少了兩個了,不過話題還是要繼續,既然沒事的話,弗雷德,
你覺得哪裡不錯玩?』梵天繼續冷靜問著在場的人士,顯然也不太想管喬羅是生是死了。

『露娜仙女那的書堆整齊的讓我感覺很不錯。』弗雷德回應。

『…哼哼,那稻荷你覺得呢?平時把那麼多妹,人氣又高還不是因為你帶著面具的稻荷殿下。』
梵天聽完回答後就當機立斷的決定迴避掉老是以整齊為標準的弗雷斯的回答,改問比較可靠的稻荷,
雖然....他還是不太喜歡對方(人氣比他高)就是。

『……………………。』
稻荷在聽到一連串酸人形容詞時嘴角ㄧ瞬間抽了一下,但因為露緹娜在後面,他很快就恢復正常的樣子,
但願露緹娜不要因為好奇突然追問梵天說的那堆形容詞才好。

『小爺我也覺得塔羅牌不錯,露緹娜之前也說對於不同種類的占卜很有興趣。』稻荷說。


『恩…好,那小玫杜莎呢?』
『有甜的嗎?』玫杜莎問。
『門口有販售花朵口味的甜餅乾。』桃喜回答。
『去去去!』玫杜莎秒答,畢竟枚杜莎一直都是個只要有糖果可以吃就不怎麼挑的女孩。

『那討論就到這裡吧,就決定今天我們去塔羅牌那裡玩玩吧!』梵天說。

『…那個小吃貨跟龍雀的意見呢?』五月淚眼汪汪有點害怕的問。

『如果他回來有意見,那到時候就不得不用他的花瓣跟葉子來決定要去哪一個了呀。』
梵天陰險的笑了笑,五月馬上就又縮到了桃喜身後。

之後,終於回到現場的龍雀領著一盆蟹爪蘭飛回來了,而且臉色不太好看。

不過知道原因的人,都知道龍雀在意的並不是自己沒被尊重的發言權,
而是插在喬達斯頭上還沒被拔掉的那隻箭。

搞得龍雀剛回來的瞬間就僵在了桃緣鄉與遠古神魔殿的門口,
還有些神經兮兮的觀察許久,一直到桃喜過去說沒事啦,她才願意小心翼翼的飛進來。

於是,就這樣花神之靈們就決定今天的行程是去試試塔羅牌占卜了,
不過他們真的能順利抽完嗎。

稻荷有些擔心的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這些同伴們。

『啊,我覺得去安德魯那邊占卜也不錯。』露緹娜此時突然開口說。

你的反射弧真的太長啦…
算了,爺保護好她就行了。


作者: 33448651    時間: 2016-2-2 16:07     標題: 第二章-


2、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來到了花之宮的回憶明珠館,進去第一間就是謎之塔羅牌的店鋪了,
紫黑色系的外表,再加上外頭空無一人還刮著陣陣冷風,讓這裡增添了不少恐怖氣氛,
不知道的真會以為這裡是鬼屋吧。

『人好少,真是適合帶多麗斯來~』
『感覺真不錯。』
『怎麼到處都是灰塵,髒兮兮的。』
『我比較想去摘點附近的蓮藕...』

花神之靈們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著。

『那我們進去吧~』梵天發話後便帶頭飛了進去。

進入到那陰森的店鋪裡,映入眼簾的是成堆的蜘蛛網以及積了厚厚灰塵的迷霧森林紀錄本,
地面的木頭地板明明沒人踩卻發出了嘎吱聲,店中空無一人,只有塔羅牌孤零零的躺在桌上,
沒有任何的燈光,現場陰暗無比。

梵天哼了一聲,看著牆面上的一篇泛黃到快無法辨識的報紙,
拿出了自己之前去報社借來的謎之塔羅介紹文,標題斗大的寫著《實現願望的謎之塔羅牌》
上頭是人們絡繹不絕在此處穿梭參加活動的照片,他看著報紙上的照片跟現實中的模樣,
覺得不過幾年這也差的有些遠了。

五月害怕的緊抓著梵天的衣擺。
『咦…咦,沒有人嗎…?』五月問。

『明明外頭寫的現在營業中啊。』桃喜說。

『恩…』梵天收起了報紙,飛到了桌子另一頭,
仔細的看著桌底下,然後梵天拿出了魔法棒往桌子底下戳了戳。

『唉,誰?!』一個全身紫的花精靈從睡夢中驚醒,有些呆呆的看著頭上的一群客人。
『原來是客人,抱歉抱歉。』但下一秒她趕緊反應了過來,馬上開始招呼客人。

『聽說這裡是實現願望的謎之塔羅牌,怎麼現在人這麼少?』梵天好奇的問。

『呃…』她貌似沒有準備好會有客人會問這個問題,稍微愣了一下。

『你怎麼就問人這麼沒禮貌的問題呢,我們就來占卜玩玩而已,你不想說就不用理他。』
桃喜無奈的看了眼梵天,禮貌的對對方補充道。

『那個…沒關西,這個問題已經很久了,這幾位客人可能是新來的吧,所以不知道吧。
我這家店已經從好幾年前經營到現在了,但因為拉貝爾大陸出現了很多可以與我的塔羅牌競爭的新奇玩意,
再加上我的店鋪被移到了這裡。逐漸就很少人會來到這裡了,所以如您所見,這裡就荒廢成了這樣。』
她有些悲傷的說,一邊看著牆上那張泛黃的報紙,
即使模糊,還是依稀看的到照片上熱鬧的景象。

氣氛頓時有些沉重,每個人的表情都有些複雜的看著這家沒落的店鋪,
除了因為嫌髒還待在外面不肯進來的弗雷德。

『恩…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可以幫忙的嗎?』小吃貨有些受不了這氣氛了開口問,
他們可是花神的心靈碎片,有著各種能力,多少應該也能幫點忙才對。

『不了,已經無法改變了,這是天之意,所以客人您有這片心意,我就很高興了,
請問各位今天是來占卜的嗎?還是來用塔羅牌許願的呢?因為許久沒有人來了,
所以這次特別開放許願是免費的唷。」她微笑道,攤開了桌上的塔羅牌。

「客人?」
不過前方的客人們遲遲沒有回答,她疑惑的問了聲。

「恩,那我們就先來占卜吧。」梵天說。

幾個人輪流翻了牌,各自聽了自己的運勢後,便飛了出來,
已經聽完出來的花神之靈們,圍成一圈開始討論起了剛剛看見的事情。

「我還蠻想幫她的,她讓我想起了多麗斯,那失去了前進勇氣的模樣。」桃喜說。

「那你有什麼好點子嗎?桃喜?」梵天貌似也正在思考著。

「那...不如讓我把她的憂鬱全都吃掉,說不定就她就不會繼續這樣了?」

「剛聽你們說我也大致知道了,五月,我想你就算吃了她的憂鬱還是一樣。」
弗雷德輕視的看了眼五月,直接否定了五月的提議。

「是阿,吃了也沒辦法跟本解決問題,咦..等等,說不定做成跟吃的有關的店人就會來了?」
小吃貨異想天開的說。

「那個...我看見了一艘船...說不定是可以幫忙的徵兆?」
露緹娜看著手裡的水晶球說著。





歡迎光臨 心型圈 The Heart World (http://lovely1123.mylike.me/) Powered by Discuz! 7.0.0